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家决一雌雄】

来源:大和:华润燃气升至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上调至36元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0-18 07:57:28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