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家决一雌雄】

来源:大和:华润燃气升至跑赢大市评级目标价上调至36元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08-18 17:45:01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  渐行渐远的 台州老行当#标题分割#  图为2019年4月7日,椒江海门老街古玩市场旧书摊位一角  图/网络  在过去那个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的慢节奏年代,人们唯一的精神食粮,就是那一本本散发着墨香的书。因此,设摊卖旧书的老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应运而生,卖旧书是旧时民间的一种营生。  过去在城镇的街头巷尾,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,有临街开设的旧书店,但大多是临时沿街摆设的旧书摊。一块塑料布便成了这些旧书的临时栖身之地,那一摞摞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的旧书在摊上摆开,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。书摊旁边留出小小的空地,以便淘书人往来和蹲看。  卖旧书  那时书摊上的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。收书人走街串巷,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,回家后,一本一本地进行挑选。这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,而且大多是正版的,因为那个年代似乎少有盗版。旧书摊以二手书为主,书籍的年代却是有老有新。老到几十年前的连环画,新到现代艺术,品种繁多,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和流行的小说外,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及工具书,它可以满足各个年龄层次购书者的不同需求。  那些乐此不疲的淘书人在旧书摊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书买走,但下次再来时还有层出不穷的旧书出现。这些书绝大部分被人读过,有的书还留下了前人的印章和笔迹。淘书人捧起一本旧书翻看,常常会看得入迷,似乎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兴奋。旧书摊淘书和书店买书不一样,去书店有比较明确的看书或买书的目的,而书摊淘书也许会有惊喜等着你。淘书人有时会在书摊中遇见到处寻觅而未遇的书,也会遇到想都没有想过的怦然心动的收获,但也有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的时候。  淘书人中大部分是图书爱好者,除了买书、看书,在旧书摊中还能结交一些“书友”。他们可以互相讨论切磋交流心得,即便不买书,过来找“书友”聊聊天也非常开心,那时的旧书摊成了中老年人消磨时间的休闲场所。  过去书摊中所卖的旧书价格普遍较低,一般每本就几元钱,有的甚至几角钱一本,除了价格便宜这一优势外,在这里你或许能淘到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阅读兴趣的书籍。  收藏家和商业书商也是旧书摊的常客,与一般购书者不同,他们懂行擅长“捡漏”,可以在成千上万本旧书中找出具有收藏价值或升值价值的书籍。  现随着社会的前进,旧书摊给城市交通带来了影响,更是由于科技的发展,尤其互联网的出现,那不用付钱的网上读书给人们带来了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的便捷。而今新事物层出不穷,人们第一时间里接受的东西实在太多,也就无暇再看那些旧书,因此,这旧书也就成了明日黄花。现在我们台州,除椒江的海门老街和路桥古玩市场等一些地方有旧书市场外,那传统的旧书摊已渐渐消失。  纳鞋底  现在好多人对纳鞋底这项手工活儿已是很陌生了,市面上卖的布鞋也大多是橡胶底、皮底的,纯手工制作的布鞋底已经不多见了。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,人们大多穿布鞋,纳鞋底这项活计广泛流传于民间,那专门为人家纳鞋底的行当,在我们台州虽无其他老行当这样普遍,但也或多或少存在。  那个年代,经济不发达,人们生活都不富裕,小孩子穿鞋又费,舍不得经常买鞋穿,不少家庭都要自己动手手工做鞋子穿,也有嫌麻烦不会做的就请纳鞋底的师傅加工。  纳鞋底的工具有针、麻线、锥子、顶针、小钳子等。做鞋底时先要打袼褙,就是把破布糊在一块木板上,一层复盖一层,直至有一毫米厚时才可以,等完全干燥后揭下。再根据你的脚底形状,用大竹箬或硬纸板剪成的模型作为鞋底样,将它按在袼褙上画好并剪裁成型,用白布条缝上沿边儿,这就是鞋底初样。  然后开始纳鞋底,先将旧的布条、床单以及破旧夏衣剪成一片一片的碎布片。接着便是进行填制的过程,在鞋底初样上涂一层浆糊,铺一层裁剪好的布片,隔几层要铺上一成块的布片为加固。布层之间不得有褶皱,这样反复涂与铺直至鞋底厚度达到一定程度后,再在上下两面各铺上一层新布。最后将粘贴好的鞋底用石头和木板压制12个小时,并放置于通风干燥处晾干。  当粘贴好的鞋底干燥后,制作者开始缝制鞋底。她们左手捏着鞋底,右手中指戴个顶针,拿着锥子和穿好了麻线的针头进行缝制,先在鞋底上用锥子钻一个眼,再从钻眼里穿进针,从另一面拔出针和麻线后不住地拉,就听见“唰唰唰”麻线穿过鞋底的声音。每一针过后还必须将麻线在锥把上绕几圈用力勒紧,然后再缝下一针。记得那时,有些老妇人每缝一针后,都会拿针往额头上的头发里扒拉几下。因为这头发上有油脂,可以让针在缝时更润滑,这样缝制鞋底时就省些力。鞋底缝制好后,要将它放置干燥处晾2至3天。  缝制鞋底时针法很有讲究,先在边上沿轮廓缝上两圈,中间则一行一行错落开针脚。因为鞋穿着,脚底对鞋的受力不一样,所以前脚掌和脚后跟部位针脚要缝得密些,足弓部位则稀一些也可,但整双鞋底针脚越细密鞋子的寿命越长。  纳鞋底是做布鞋的重要工序,鞋子结实与否首先要看鞋底做得好不好。纳鞋底这活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做好更难。鞋底儿要想纳得平平整整,服服帖帖,针脚均匀细密,没有多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。  随着时代的发展,经济条件好了,名目繁多的旅游鞋、健身鞋纷纷登场,琳琅满目,人们都购买现成的鞋穿且讲究名牌,现在很少有人还想穿传统的家做布鞋了,因此纳鞋底的行当在我们台州也基本绝迹。

编辑: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家决一雌雄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shushengchey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朴训熙:技术跟生活已经密不可分整个趋势不可避免 新鸿基地产签二百亿银团贷款现涨近1%创11年高 为让金正恩吃得安全朝鲜厨师提前尝菜品 苹果的TV事业13年路为何就是火不起来呢? 沈南鹏:面试金融从业者第一个问题是“你怕狗么”! 花旗:中建材目标价升至5.3元维持沽售评级 中超-新援首场破门马宁出两红斯威1-0深足取首胜 茅台带节奏击破大盘小双头危局给这波行情下个定义 脸书禁白人国家主义及白人分离主义内容 破次元壁?歌迷向A妹安利BLACKPINK获本尊回复 两架俄空军飞机搭载士兵和装备降落委内瑞拉(图) 珠三角有多富?广东省有多穷? 腾讯程武:腾讯影业将发力三方向讲好中国故事 Spotify收购洛杉矶播客公司Parcast两月内… 雄鹿今年夺冠锡安季后赛!慈世平的三大预测 A妹将与维多利亚合作发新歌有望实现八周连冠 691亿美元缔造超级巨头沙特阿美收购SABIC七成股… 360的“隐忧”:借壳回A后市值腰斩多位高管离职 NCAA-神将射42分却遭逆转弗吉尼亚加时进4强 美国务卿蓬佩奥:希望几个月内进行三度“金特会” 被免的陕西副省长赵正永落马时曾传其同被调查 海通姜超:经济有望在2季度见底企稳消费已是主角 对话徐国义:叶诗文心态积极了想进步肯定要吃苦 下东城居民呼吁保留M14公车慢线 马琳·阿姆施塔德:你们了解中国吗?你们该去中国看看 彭博社:从硬件转型软件苹果正考验投资者耐心 四记3分要了命!李楠亲眼看着辽篮第四巨头爆发 英伟达:不仅仅是一家芯片公司 顺风能源今复牌急跌25%出售电站业务 网友热议未来球王:大罗之后最全能强过同龄梅西 科研人员利用人工智能为癌症患者无创分级 加拿大遭绑架中国留学生或有多辆豪车正申请大学 什么情况?俄军战舰在日本海发射鱼雷 银行高管受贿4000余万房、车、表居多 评论:苹果“硬”的不行来“软”的能成功吗 黎姿带女儿逛超市被偶遇生图获赞“颜值回春” 薛佳凝与神秘男牵手回家疑恋情曝光经纪人表示不知情 银行年报“秀”金融科技投入增长超三成 库尔图瓦:不后悔加盟皇马希望和阿扎尔再做队友 招路转债31个账户未及时足额缴款扣留1550万保证金 咪蒙公司正式解散自称这是“第二次开垮公司” 谭木匠在加拿大开旗舰店歪果仁:木梳hold不住卷毛 老年人并非\"人口负担\"而是一座有待开发的\"金矿… 瑞声科技遭基金公司减持现跌近2%穿十天线 响水爆炸救援人员:主着火点为2个1500立方米苯罐 强势美元叠加“猪队友”黄金多头受重创 网曝黄子韬昔日为张艺兴庆生祝福网友:好肉麻 影后歌后跨界互动?大表姐阿黛尔在酒吧High玩 中天新闻台遭台当局处罚:关于韩国瑜的报道太多 多伦多中国留学生绑架案后续:警方正通缉一嫌犯 美国急了警告欧盟别在贸易谈判玩拖延战术 纽约时报盘点近十年“封神”风投:5名华人风投上榜 安倍经济学政策设计者:预计如期10月上调消费税 澳大利亚拟立法让社交媒体为反恐承担责任 小米称米粉节要让利2亿:连发20款新品还有小米火箭 人物|他曾穷到给黑帮当马仔今天力压哈登字母 苹果还能创新多久? 福特全系进口车售价下调最高降幅达3.4万元 日本监管机构称花旗操纵日本国债要求罚款120万美元 孙楠和三个孩子合影照曝光儿女长相都随父亲 卡通形象IP长草颜团子五周年背后隐藏的商业价值 北京:“校长陪餐”已成中小学幼儿园“标配” iPhone随增值税下降降价且可退差价网友留言亮了 最新出爐:美加10大最臟蔬果,連續四年第一都是它! 阿根廷友谊赛踢成友尽赛!梅西不在改玩散打了? 同一种药上海卖17江苏却卖310近20倍差价被谁\"… 联合办公,可别全挂了啊! 曼联1.6亿镑欲为索帅买这3人打造弗格森式中轴 瑞风新能源去年亏损6421万人民币不派息 骗局:我在探探上24小时内遇到的25个骗子 微软洪小文:云不会被取代将来一定是云和端的配合 电信诈骗出“虫草姑娘”骗局超五成受访者:利用信任 年度最皮新秀!东契奇竟然在替补席做这种事儿 “81192,请返航!”回家看看18年后的中国海军 起底仅剩半条命的家盒子:无法正常约课能否续命存疑 传任天堂将推两款Switch新机或取消手柄震动等功能 工信部:1-2月电信业务收入2208亿同比增长1.9… 直击|朱民:三个外生变量为AI发展提供波澜壮阔的舞台 恒大300亿砸向新能源汽车5年内不会涉足其他大产业 新版《霹雳娇娃》电影改档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主演 沃尔沃品牌首款纯电动车型XC40年底推出 王志乐:吉利和戴姆勒合作的核心意义在于打造全球价值链 魔术客场失利季后赛告急庄神18+18活塞止连败 每天不想做事只想躺着?NASA有份工作很适合你 大和:海丰国际目标价升至9.7元维持买入评级 埃尔多安地方选举失利外媒:土耳其选民不满经济衰退 俄外交部:印度进行反卫星试验美国是罪魁祸首 安信策略:收缩战线聚焦业绩超预期优质公司 小蓝单车涨价开始“割韭菜”了? 范少勋新片角色参考《蝙蝠侠》小丑让人不寒而栗 锡安收视率秒杀NBA上个这么火的新秀叫詹姆斯 宝洁“断腕”难救? 减肥也要讲科学不当或致脂肪肝 忠旺2018年收益256.0亿涨31.6%派发股息每… 网友飞机迫降偶遇基努里维斯男神亲切安慰超温柔 继CVS后沃尔格林也将出售大麻二酚产品 张国荣逝世16周年陈淑芬:到现在我也没办法平复 野村:招行目标价升至43.8元维持买入评级 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几天就恐慌?持续一个季度再研判 最新民调: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川普对俄态度不够明确 盧秀燕公佈百日政績綠營批割稻尾 《逍遥法外》女星主演新剧聚焦国际足联丑闻 副省级城市配齐地铁:济南首条地铁商业运营 延續2百多年傳統南瑤宮進香新港天后宮換龍袍 银行理财收益“跌跌不休”大额存单升温 马云驳数学无用论:希望在年轻人心里种下数学的种子 一张蓝底定妆照,汇集了吉诺比利职业生涯16年 四记3分要了命!李楠亲眼看着辽篮第四巨头爆发 AppleArcade:Steam没做的事情为什么… 高盛和小摩称这次收益率曲线倒挂预示股市走势良好 万科企业现涨逾半成获大摩升目标价12% 电影里把自己刷成阿凡达的华裔姑娘原来这么时髦 内蒙古一检察院被指程序违法自治区检察院确认 日泳联公布名将药检阳性详情藤森:我绝对是清白的 她是下一个麦当娜惊世骇俗装扮下的音乐鬼才 响水爆炸救援人员:主着火点为2个1500立方米苯罐 山口真帆事件引热议NGT48呼吁媒体不要过度采访 大摩:领展重申与大市同步评级目标价升至93港元 范加尔炮轰曼联大佬:背后捅我一刀耍了我6个月 韩媒:中国半导体发展迅猛,技术水平已超韩国 哈登超越科比!论得分他比81分巅峰科比还强? 巴西的新卡卡!内马尔看了笑开花卡卡钦点他接班 一图看懂:过去一年中国的开放承诺兑现了多少? 滴滴司机被害身亡警方:因精神崩溃无故将司机杀害 关之琳力挺甄子丹晚宴风波:情况一定好严重 研究称美国男女薪酬差距到2070年可能消除 股东起诉特斯拉证券欺诈诉讼已再次被美国法官驳回 切尔西自杀式轮休双核!遭保级队碾压争四险梦碎 Uber或以31亿美元收购对手Careem最早周二宣… 彭剑锋:国企人才制度改革为什么要向华为海尔学习? 响水爆炸遇难者七日祭当地举行集体哀悼活动(图) 小扎多年前旧FB帖子消失该公司称其被\"错误地删除\… 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将成2022冬奥会崇礼赛区中心 木村光希揭露家庭相处模式称最喜欢脸上的痣 科大讯飞:约在今年5月上市转换文字的录音笔 什么?买手机还要抢?为什么手机现货这么难 EXO成员CHEN首张个人专辑倒计时预告视频引期待 重新评估造车新势力: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20… 动力电池回收仍面临成本高等问题 联讯策略:下跌不会一蹴而就抄反弹同样需谨慎 单节三分14中1狂输14分!火箭被一人打成火三崩 韩国瑜回应是否参选2020:做满四年市长是常识问题 汤姆·汉克斯商谈出演猫王传记片饰传奇经理人 陕西奥凯伪劣电缆案一审宣判:被告王志伟无期徒刑 游泳冠军赛36人24项达奥运A标孙杨王简独占4项 日本AI人才短缺正在加剧政府拟每年培养25万AI人才 樊杰:依托三线建设部署的资源打造制造业制高点 赵九方已任国家监委驻中国商飞监察专员 上市互金企业2018年年报 比伯愚人节捏造妻子怀孕连发三帖成功戏弄粉丝 凉山30名扑火队员全部遇难山火爆燃是如何发生的 兰博基尼撤回对俄豪车品牌Aurus异议 黄光裕出狱传闻再起两年后能否拯救国美地产业务? 滴滴就常德网约车司机被害发声明:成立应急处置小组 三泰控股内斗背后:资本运作频繁实控人退出\"董监高\… 无詹湖人虐鹈鹕28分隆多24+12麦基砍大号两双 福州密林深处水库旁边大片豪华活人墓偷偷建造 舊金山灣區3/30-31活動|清明節,甜點節,Ub… 据称Uber本周将敲定以31亿美元收购Careem的交… 本田加入丰田与软银的自动驾驶服务合资公司 在请愿人数达到600万后英国议员讨论停止脱欧 日本4月1日将公布新年号这两个汉字让他们很纠结 国家发改委的重磅文件讲到一件大事 连涨12周!中国股市跑出大牛味道为何能牛冠全球 106岁老红军王大凯逝世从抗战到解放曾负伤18处 外媒称苹果挖走特斯拉高管可能将重启电动汽车开发 吉利帝豪GLPHEV官图发布第二季度上市 山西长治发生森林大火烈焰吞噬树木浓烟遮蔽天空 高盛:紫金矿业目标价升至4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国通信服务:2018年度纯利增长6.9%至29.01… 360鲁大师或于4月11日通过港交所聆讯5月中上旬上… 波音737Max被禁飞美国航空公司每天取消90个航班 WTO裁定美国未能撤销一些针对波音的非法补贴 华尔街日报:沙特政府的经济改革事与愿违 美股盘前:国债收益率止跌企稳道指期货上涨150点 中远海运港口18年纯利3.25亿美元同比减少36.7… 陸委會要罰韓50萬台中小攤商紛紛搶救賣菜郎 交易分析:除非突破这一水平否则金价仍有大跌空间 第二波行情要来?最佳买点在4月?10大券商最新研判 中国联通eSIM可穿戴设备独立号码业务全国开通 长安CS75PLUS内饰谍照曝光更有设计感 NASA公布5颗土星小卫星外型似悬浮茶托和马铃薯 日本公布新年号“令和”年号怎么改呢? 每日互动今日成功IPO 冯国经:大湾区助力香港重塑自我新一轮革新将到来 华为三星“近身肉搏”智能手机版图再现变数 中国“智造”的抗癌药,让全球肺癌患者看到了新希望 被杜鹃和KK点名这是今年要火的一件衬衫 石药集团:全年收入增长36%成绩单成色几何? 吴向东携30余人“转会”华润置地流失多位高管 25岁湖人小伙的照片!让我想起这仨程序员(gif) 80岁李双江近照曝光:商演登台演唱风采不减当年 三年没写青团今天憋不住了 LadyGaga百变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一支秘密团队 吉利了,SMART就更聪明了吗? 日本力争每年培养25万名熟练掌握AI的人才 海通国际:微盟集团每股营利预期上调目标价5.2港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