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77psb.com_官网代理官网

来源:彭博社不调查老板引热议前员工:没法好好工作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2-09 00:12:59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  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明代的命妇妆扮 | 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作为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,明代的妆饰文化进入了集大成时期。种类繁多、工艺复杂的头面首饰,是明代妆扮的一大特色。当时的命妇,头戴一种特制的编制“髻”,其上插戴各式金银簪钗头面,包括分心、挑心、满冠、掩鬓等组件,装饰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妆面则端庄典雅。端庄的命妇妆面“命妇”泛指有诰命封号的妇人,宫中嫔御称内命妇,外廷官员妻母称外命妇。明初洪武年间,初步制定了系统的明代命妇服饰制度,之后多次修订,大体上妇随夫阶,隆重的礼服用红大衫、霞帔、翟冠;常穿的吉服、常服,则多使用大红色圆领,饰以品阶纹样,内穿长袄、长裙,头戴翟冠或成套的金银髻头面——这是明代命妇最常见的正式装扮。在流传下来的大量命妇容像中,绝大多数都做此打扮。明代佚名命妇肖像敷粉:及至明代,以白为美仍是人们的主流审美。因此,以较白色号粉底打底。画眉:眉毛的颜色以眉黛画为黑色居多,其形状多纤细秀美,可体现女性的柔美。比如明人冯梦龙描述杜十娘的容貌“两弯眉画远山青,一双眼明秋水润”。兰陵笑笑生在《金瓶梅》中写潘金莲亦是“翠弯弯似新月的眉儿”。施朱修容:明代女子涂抹胭脂,多好浅淡的颜色,但面积颇大,从面颊扫至眉下再到两腮。再以比粉底色号更白的粉,点染额头与鼻梁、下巴处。达到“高光”的效果。胭脂颜色相对于白色更深,起到修容作用,倒与今日的化妆理念极为相似了。点唇:明代容像唇色较之唐代似乎也相对浅淡,且上唇多不涂,使得视觉上有“小口”的效果。明代妆容的整体风气延续宋代传统,以浅淡为美,少有浓烈的妆面。贵妇、命妇妆扮更是如此,中老年命妇甚至接近素颜,或仅仅施涂极浅淡的胭脂。制度上,虽然珠翠面花依然存在,但从画像上看,后妃命妇也基本不再使用这种太过复杂的面饰了。白粉从历代皇后画像中,可以看到身着礼服、常服的后妃们,大体上额头、鼻梁、下巴施以白粉,自眉下至脸颊浅涂胭脂。

编辑:www.77psb.com_官网代理官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xmcdcc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拼多多联合创始人:非常欢迎更多平台进入下沉市场 工信部:建立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 十余万的服装快递时被酱油污染圆通:最多赔2千 最多10个跌停多家基金公司下调东旭光电股票估值 央行正抓紧组织研制区块链等17项金融科技标准 韩歌手郑俊英被判6年有期徒刑限制相关行业就业 山西省责令27座煤矿停产整顿 绝对收益视角下如何选择长期纯债基金? 江苏20幢集中安置房修好半年被拆官方:不符规划 郑商所:纯碱期货合约挂牌基准价为1530元/吨 京东方陈炎顺:细分应用场景承载物联个性化需求 环球时报:烽烟四起时中国人要眼不昏心不乱 蛋壳公寓前三季度净亏损25.16亿陷租金贷“罗生门” 华为前员工被拘251天后被无罪释放举报造假反被告 全国盼雪地图出炉这些地方即将盼来今冬初雪(图) 部分地方猪肉价格重回每斤20元以下鸡蛋价格也下行 100款违规App被要求下架整改个人信息不能成为漏勺 首位参选美国总统的黑人女性因缺钱退出2020大选 俄媒担忧美在日部署中程导弹势必打破地区力量平衡 男子称38万元瓷器破碎申通快递员:未标注贵重物品 班主任多次奸淫女童仅判10年最高检向最高法抗诉 兆新股份收关注函:溢价15倍出售资产被质疑突击创利 藏格控股21亿资金被占用肖永明遭罚5年市场禁入 高盛:给予中银及汇控买入评级中银目标价35.1港元 国窖1573再提部分产品出厂价全面挺近千元价格带 11月中国手游发行商全球收入排行榜:腾讯第一 携号转网全国正式运行工信部督促企业整改相关问题 路通客来 iPhone12Pro曝“逆天”配置:无刘海/1亿像素后3摄 格力再推百亿让利空调行业价格战或引发行业洗牌 基金公司一九分化:top14公司规模碾压其余123家 郭台铭抛 中泰证券:吵翻天的“降息周期”之争 王忠民:亚马逊败走中国因为不合中国人消费习惯 印度新舰创世界纪录:集齐7国装备含4个常任理事国 京东旗下支付公司网银在线收3000万罚单 印度研究发现联合药物治疗可快速清除结核病细菌 长征八号火箭芯二级氢氧发动机高空模拟试验成功 上海电信回应六六投诉:已进行沟通并解决了相关问题 凯投宏观:美联储可能维持利率不变至2021年底 为什么是山东大葱站上了中国最大菜篮子的顶峰? 赃款藏羊圈纪委罕见连发14文痛批的落马局长受审 女博主遭前男友家暴律师:施暴者或涉嫌三项罪名 对话当当李国庆:离婚案今天没结果未知数很多 从39岁失业到竞选美国总统,布隆伯格的传奇人生 美股盘前:股指期货小幅攀升道指期货涨0.1% 外汇局:10月货物贸易顺差3286亿元 螺纹钢短期受到支撑 鲁南高铁正式开通运营 《读者》原董事长王永生受审:被控致国资减1900万 金麒麟零售分析师:化妆品、母婴等行业的机会在哪儿? 房地产渠道之争:高额渠道费侵蚀利润是利器还是枷锁 麦当劳面临苛待员工指控:同意把欠员工7年的钱还上 OPEC+深化减产预期愈发强烈油价下跌就是抄底之时? 美轰炸机进入台北飞航情报区若犯领空解放军必反制 新一届欧委会12月1日就职首位女主席誓力抗气候变迁 华天酒店1元转让银城华天100%股权 暴风集团收到深交所关注函:采取措施保护投资者权益 京东旗下网银在线被罚2943万: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 北上资金净流入逾240亿历史新高:A股下一步怎么走? 美元止步五连涨但多位地方联储主席反对10月降息 何立峰人民日报撰文:优化政府职责体系 杭州东融集团涉非吸被立案侦査实控人包某峰被控制 11月全国新房在线均价16599元汕头找房活跃度第一 中粮期货试错交易:12月3日市场观察 中央汇金公司前三季度投资收益为4376亿净利同增12% 央行:11月对金融机构开展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共6000亿 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:不能办一个案子垮掉一个企业 垃圾短信再迎严监管小米科技等18家公司被约谈 董明珠:靠包装不一定能做网红成网红感谢9万名员工 长江特大非法采砂涉黑案开庭:横跨9省涉案过亿 应对老龄社会养老财富储备“元年”来临 realme国内机型全部开放BL解锁:可玩性大增 枪声又响美国奥罗拉市凌晨突发枪击案致1死4伤 邱慧:刚柔并济是女性特有的管理方式 青岛融创将绿地变停车位进行销售回应:前任万达干的 半新股信基沙溪昨创上市新高后现跌逾11% 万亿央企煤电资源整合启动中国华能等5家央企牵头 英国五作家评论六大党派竞选宣言:脱欧泥潭中的英国 央行连续11个工作日暂停逆回购周五或将等额续作MLF 最强大脑皮层神经网络重建揭哺乳动物最大神经线路图 张忆东最新演讲:明年二季度是转折点核心资产是? 欧盟要严打跨国巨头避税遭反对爱尔兰最该 长三角探索人才 国药控股升近2%今早有约3亿元交叉盘成交 财政部:就增值税法(征求意见稿)公开征求意见 上海56批次服装质检不合格蔻驰等奢侈品牌在列 新劲刚饮得定向可转债配套融资头啖汤助再融资复苏 综述:减产协议前景生变令国际油价大跌 9款保温杯全塞进2℃冰箱10小时后谁最抗冻? 新城控股:曾被放逐的“王子”渐渐登上了大位 上市两日最高超跌20%华立大学跌出的是机会还是陷阱 国台办:大陆始终是台胞台企投资最佳选择 南太岛国萨摩亚麻疹疫情持续已致62人丧生 怎么回事?医药白酒放量大跌基金称估值太高资金集中 匪徒校园扔手榴弹菲律宾警察以身为盾压弹殉职 052D领衔中国海军四艘军舰穿越大隅海峡出岛链(图) 香港零售业销售10月持续大幅下滑创最大单月跌幅 报复数字税美对法100%征税法国:欧盟将实施强大回击 铁矿石期权9日上市钢铁行业风控迎“双保险” 华西证券:明年A股市场中枢有望逐步抬升 东吴期货:制造业有所企稳期指短期高抛低吸 炒作“孔子学院影响力”德自民党被痛批 法国称美拟对24亿美元法国产品加征关税不可接受 酒店行业五年来出租率首降下沉抢市场行业压力陡增 前11月百强房企榜单出炉融创超车万科 男子贩卖近2克海洛因被判1年2个月自称只赚50元 摩根大通:市场虽然涨不停,CEO们却很担心2020 潘石屹:我要跑了是谣言经济大形势不会变 新湖中宝的困局 美非政府组织如何支持反中乱港分子?外交部回应 李洪元:网传公开信非出自本人事情“有些失控” 长生退在A股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竟仅差一分钱涨停 Switch的生命周期比你想的更长一切早就埋下了伏笔 北京将出台规范预付式消费文件失信企业将面临惩戒 浙江海宁污水罐坍塌村民:这些罐是镇上最新设备 美国得州一架小型飞机坠毁3人遇难 邦达亚洲:特朗普再次炮轰美联储美元指数失守98.00 360金融第三季度净利润7.558亿元同比增长18% 辜胜阻: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亟需完善治理体系 广州大道地陷3名失联人员身份确认:两人系父子 河北平山湿地恶意投毒事件系非法捕猎3人被刑拘 重大信号:科创板新股上市首日破发 无业男子假装跨国公司高管骗女子1660万获刑14年 浙商银行11月26日登陆A股股价上演过山车行情 山西汾酒拟6亿购集团资产“整体上市”进入冲刺阶段 盒马侯毅:盒马里是基于消费者社区场景重构的业态 促六稳为实体经济减负部委密集调研把脉经济 甘为民:为国家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贡献平安力量 楼阳生:骆惠宁因年龄原因不再任山西省委主要领导 抓住银发市场的三重机遇:2.5亿人消费升级政策密集 安信证券:把握“成熟牛”布局首选科技股 上海普陀发布首个未成年人保护从业禁止令 浮动管理费基金再开闸理性看待综合优选 阿里时隔7年重返香港上市市值4万亿港元超腾讯 韩国电视制造商三星、LG将增加中国面板订单 外交部回应美通过涉疆法案是否影响中美经贸协议达成 一名日本人在长沙被中国国安部门逮捕?外交部回应 中日韩OLED竞赛正式进入新阶段 浙商银行上市首日盘中破发还有10只新股也惨遭不测 消费税法公开征求意见:烟酒油车税率及征收方式不变 不满维和部队刚果(金)爆发针对联合国人员的抗议 互唱反调矛盾重重北约峰会首日被分歧“主导” 贵州茅台电子商务原系列酒事业部负责人王静被逮捕 港媒%地警方瓦解跨境 红岭创投周世平被“投案自首”?回应:假消息已报警 十大博客看后市:坚握两条主线穿越寒冬 红牛商标案一审宣判:红牛中国37亿广告费索赔被驳回 人民日报:使游戏成为具有积极社会效用的文化力量 招商证券:绿叶制药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9.7港元 正荣金融:预料港股短期反复向下走势持续 还有机会上船?美元涨势结束后黄金或苦尽甘来 香港一新当选区议员在澳门被拒绝入境 澳联储12月利率决议前瞻:大概率维持基准利率不变 跨界移动通信星美控股谋解院线困局 亚洲科技领域的下一个爆发点或将出现在5G领域 商务部:上周生产资料市场价格比前一周上涨0.3% 上市公司掀换聘潮会计所跃跃欲试价格战 安源煤业连拉四板背后:利好还是二级市场一厢情愿? 湖南浏阳一烟花厂爆炸已致7死多伤调查此前是否瞒报 依米康:与腾龙控股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周强会见参加世界互联网法治论坛部分外国嘉宾 A股首只定向可转债“新劲刚”在深交所成功发行 中曾根康弘去世曾呼吁安倍晋三政权正视历史 任正非《经济学人》发文:我们处在爆炸式创新的前夜 小米互联网服务第三季度收入53亿元同比增长12.3% 法国军方:在马里坠毁的直升机未受极端组织攻击 任正非CNN专访:即使没有谷歌华为也能当世界第一 2017青云奖:完美世界萧泓、时装设计师王薇薇等获奖 四川省南充市交通运输局原局长刘本良主动投案 首次证明:牵手就能同步脑电波 澎湃:华为与251,公众的忧虑是什么? 内部对话实录,任正非7年前的预测全部验证 上海:构建综合治理新格局推动培训市场规范发展 今天美国上市了一款可保鲜1年的苹果 央行:11月对金融机构开展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共6000亿 上投摩根外资布局中国 一万人帮一个人说话:一款特殊输入法背后的故事 中国加快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布局提供“一站式”服务 沈阳居民楼大火亲历者:从23楼跑下来我很幸运 木兰汇秘书长蒋秋榕主持论坛 医疗意外险首次纳入健康保险拒绝“基因检测” 高通新旗舰“姗姗来迟”竟意外未集成5G基带 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:中东和非洲手机市场是这个样 贝索斯为何捐款7亿仍被嫌弃英工党领袖:先把税交了 张洹:艺术家做的都是垃圾放弃“行为”不想重复 投票啦!“金圆桌奖”火热投票中! 斥资逾90亿港元私有化中国粮油拟从港股退市 拉夏贝尔异常躁动的秘密:业绩滑坡大股东爆仓 “游戏依赖症”:日本年轻人的流行病 斥资逾90亿港元私有化中国粮油拟从港股退市 统计局:1-10月高技术制造业等利润增长加快 高瓴417亿入主格力电器承诺三年不减持 消息人士:日本政府正在制定1200亿美元刺激方案 又一潜力独角兽倒下,生鲜电商到底为什么难活? 江苏规定专转本学生须单独组建班级不得插班学习 美已缴纳5.63亿美元联合国会费仍未还清所有欠款